西方哲学文学批评及二元思维的影响毕业论文(共2篇)

  导读:西方哲学毕业论文,是现在很多专业毕业生都需要撰写的,但是对于毕业生来说,也都是第一次去接触论文写作,自然也会有一些不知所措的时候,本论文分类为社会科学毕业论文,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几篇西方哲学毕业论文范文供大家参考。
 
  第1篇:西方哲学和中国现代文学批评:《红楼梦评论》
 
  摘要:《红楼梦评论》是将西方哲学与中国现代文学批评紧密结合的开山之作,其借鉴了叔本华的艺术理论来研究《红楼梦》这本书,很广泛并且很有深度的论述了《红楼梦》的内在美学价值、精神内涵以及悲剧意识。在《红楼梦评论》中,王国维从生活的本质出发探讨了《红楼梦》的哲学基础,认为《红楼梦》是一本旷世的悲剧之作,完美体现了叔本华的第三种悲剧,是悲剧文学中的代表之作。
 
  关键词:红楼梦评论;西方哲学;中国现代文学批评
 
  引言:
 
  《红楼梦评论》是发表于1904年的,其开启了我国现代文学批评的一扇大门,是第一篇研究《红楼梦》比较系统的文章。其打破了我国传统的思想,融合了西方哲学的思想,在我国小说批评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在我国文学发展史上,现代文学批评就像众多的学科一样,受到西方哲学思想的影响。从19世纪的严复翻译英国哲学开始,西方哲学理论就此慢慢流行起来。而在众多引进西方哲学理论的先驱者中,王国维的《红楼梦评论》对中国现代文学批评的发展影响最大,其巧妙地借用叔本华的艺术理论来研究中国的《红楼梦》,并且在其中直接学习了德国意志哲学的直接成果。王国维在《红楼梦评论》中让自己的学生去研究作者的生平以及不同版本的《红楼梦》的成书时间,他本人很遗憾作者竟然被忽视。王国维用《红楼梦评论》代表了一种哲学思维去研究《红楼梦》,就像在自己的“自序”中提到的,他的《红楼梦评论》主要来源于叔本华的哲学思想。
 
  王国维首先追随叔本华的哲学思想,追问了“生活的本质?”他自己提出“生活的本质是作为意志行为的欲望而已。”当任性的贪婪本质得不到满足就会产生痛苦,当欲望得到满足,这个欲望就会得到终止。然而,得不到满足的欲望终究是多于满足了的,并且一个欲望的满足也是另一个欲望的诞生。王国维进一步论证,即使所有的欲望都可以得到满足,但是人本身就会产生懈怠的情绪,懈怠在一定程度上也是一种痛苦,它会将生活变成一种负担,因此,人生本就在痛苦与懈怠之间徘徊。快乐可以驱散人们的痛苦与懈怠,但是在追寻快乐的过程中,人就要承受一定的痛苦与懈怠,并且还要为追寻的快乐付出更多的努力。即使在人经历过快乐之后,对于苦痛与懈怠的感触就会更加强烈。人类在追寻快乐的过程中会随着文明的进步而更加痛苦,随着社会越来越文明,人类的痛苦也就越来越多,王国维最终说道,人的欲望既然不会超越生命,那么人生的本质就是痛苦,并且,欲望、生活和痛苦本就是一回事。在所有的欲望之中,男女之欲与饮食之欲最为强烈,其实,男女之欲相比而言更为强烈。男女之欲是在生理需求的驱使下进行后代繁衍,从而达到生命的延续。而饮食之欲只是满足人一生的需求。“男女之欲是无尽的,形而上的,饮食之欲是有限的,形而下的。”进一步来讲,痛苦的程度是与欲望的强度成正比的,但男女之欲所承受的痛苦显然要比饮食之欲承受的痛苦更甚。寻求解决这种欲望带来得痛苦的方法已经成为了人类所有生命的当务之急。王国维指出,《红楼梦》体现了人的痛苦,尤其是男女之欲引发的痛苦都是人为造成的,因此,解决的关键也需要自己去寻找。《红楼梦》中指出宝石的来历乃是女娲补天所剩之石,因为灵性已通却整日自怨自艾,被一僧一道携带而出引发的故事。在王国维看来,《红楼梦》开始的这一部分体现了生活之欲比较人生来得更早,并且人之一生只不过是生活之欲的显化。
 
  而对于生活之欲的解脱之道,王國维说“解脱之道,存于出世,而不存于自杀。”王国维觉得出世者已经知道生活避免不了痛苦,因此,出世者拒绝一切生活之欲。在这个过程中,出世者虽然躯体犹存,但是心如死灰。为了解除生活之欲而选择自杀的人,在王国维看来,并不是真的得到了解脱,只是因为他不满足于当前的生活状况,继而选择相信来世能有好运。这样只是将原本的欲望带到了下一世,并且在来世,欲望仍然存在,并且痛苦也依然存在。王国维觉得自杀不是真正的解脱,只是因为他们此生不能满足自己的欲望。王国维还在另外一处说道“苟无此欲,则自杀亦未始非解脱之一者也。”这句话表明了他与叔本华在对待自杀一事的不同见解,也为王国维本人的自杀提供了一些线索。王国维极其钦佩叔本华,在《红楼梦评论》中多处借用叔本华的哲学思想,因此,王国维的自杀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就是一个解不开的谜,因为叔本华在自己的哲学中提出自杀是一种应该被谴责的愚蠢行为,更有一些人借此来嘲笑王国维的自杀。
 
  王国维深受叔本华哲学思想的影响,在王国维看来,《红楼梦》是一部旷世悲剧。在叔本华看来,悲剧因为自身的影响力以及难以企及的成就一直是文学艺术的顶峰。就悲剧本身来看,巨大的不幸才是其成功的关键因素。王国维认为《红楼梦》属于叔本华归结的悲剧三中类型的第三种,也就是人物之间的关系导致其不幸。另外,王国维还沿袭了康德与叔本华的美学品质:优美和壮美。两者都可以让人短暂的解脱生活之欲,进入一种“纯粹之知识”的境界,然而,一些与之不同的技术,王国维杜撰了“眩惑”一词,并认为色情文学就是属于这一类,并没有任何美学价值。
 
  王国维用《红楼梦评论》创造了中国文学批评的开山之作,虽然在一百一十多年前已经完成,但是西方哲学思想融入其中在中国依然是闻所未闻,因此,不得不佩服王国维借鉴西方观点的非凡能力。《红楼梦评论》倡导了一种研究《红楼梦》的新方式,可能是现存资历最老的中国现代文学批评著作,为中国现代文学批评著作提供了典范。
 
  第2篇:笛卡尔哲学对西方哲学二元思维的影响
 
  摘要:笛卡尔哲学思想开启了西方近代哲学的历史,是西方哲学二元论思维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笛卡尔的整个哲学体系分为三个部分,分别是形而上学、物理学和其他具体科学,在形而上学方面阐释了二元论哲学体系,证明了上帝存在的真实性,但在其物理学和其他科学方面,则又完全不认可神在社会生活中的作用,在此基础上构建起了机械唯物主义体系。由此笛卡尔哲学思想具有较为明显的二元特征,这影响了在其之后西方哲学思想家的思维方式,以二元思维来探讨世界问题成为人们普遍选择。
 
  关键词:笛卡尔西方哲学二元思维
 
  近代哲学的发展历史,即是在哲学思想家的自我否定和修正过程中不断对自身思想的超越,从而实现对当前世界各种现象的哲学科学解释。笛卡尔哲学开启了西方近代哲学的历史,其所要解决的是对“物”的绝对确定性、普遍统一性的基本认识,这在其反思哲学思想、怀疑精神以及其他二元哲学思想中的得以展现。通过对笛卡尔哲学精神的深入剖析,能够更为明确的了解西方哲学二元思维的嬗变和发展历史,从而评判和总结西方哲学发展的忧患得失,开启西方近代哲学的二元思维之路。
 
  一、机械论哲学:对哲学问题方法论的反思
 
  笛卡尔处在一个知识更新换代的时代,因而其思想的最重要基础即是对每一个学科门类都进行重新审视并试图提出新的想法,在研究过程中他更加关注对哲学问题方法论的反思,将物理学中机械思想应用到其哲学体系中,为近代哲学发展提供了合法性和可能性。在笛卡尔看来,哲学的功能并不仅仅局限于对现实生活的主导作用,更体现在其各个组成部分所发挥的作用,强调所有科学的统一性在于探讨方法论,哲学要为各项科学研究提供评判的标准。笛卡尔将数学方法看作是进行各项科学研究的基础方法,认为依靠综合性分析而获取的理性知识才是能够使人信服的内容,因而只有运用这种方法才能够实现自身理性的诉求,从而评判和总结哲学思想研究的忧患得失。
 
  笛卡尔的机械论哲学思想,开启了西方哲学对于研究方法论的理性探讨。一是完成了由亚里士多德自然哲学到笛卡尔机械哲学转变,这是西方近代哲学发展进程中的最重要思想变革。虽然在以往的自然哲学中也有对机械理论的阐释,但笛卡尔的机械理论并非与以往研究一样,是对已经成型的物理学知识进行的技术应用,而更多的是注重方法论的探讨,运用机械原则来解决现实问题。二是实现了传统哲学与自然哲学的结合。笛卡尔的哲学思想以传统哲学中的形而上学为主,自然哲学中的物理学思想为辅,通过运用哲学思维思考机械物理学问题,从而形成独具特色的机械论哲学,既强调形而上学的基础作用,又注重在方法论方面的深入研究,为西方哲学二元思维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二、怀疑精神:以理性保证哲学科学的“确然性”
 
  在笛卡尔的哲学世界里,未被认为是公理或常识的原则性事物都无法作为探索真理的可信赖因素,因而他的哲学思想带有浓重的怀疑主义思想,注重重新审视以往的知识体系,在此基础上提出带有自我特性的哲学思想,从而在理性主义的基础上确保了哲学科学的“确然性”。一是认为一切科学都需要基于理性进行研究,只有这样所获得的知识才是“确然性”的。在这一问题上,笛卡尔以“梦境”作为例子进行解释,强调人们在做梦时会认为梦中所发生的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但实际上这些东西都是虚无缥缈的,并不能代表真实的世界,而正是这一特性使得现实与梦境之间得以区分开来,哲学科学的最终目的便是探寻确切的知识。二是笛卡尔的怀疑并非具有选择性的,而是将所有对象都纳入到怀疑范围内。认为人们本身的感觉是不可靠的,不能成为获取理性知识的基础,而人们日常活动貌似是可以确定的,但梦境活动却又与实际情况不太一样,数学方法是清楚且明确的,可以作为各项研究的基础内容。
 
  笛卡尔的哲学研究似乎陷入了一个怪圈,即在对所有事物都怀疑的基础上似乎找不到可以自圆其说的可信赖的科学内容,这便引发了人们对于二元思维的理性思考,问题的不断出现和解决成为推动哲学乃至各种社会科学发展的重要保证。在笛卡尔之后,西方近代哲学发展史上哲学家们都在试图运用思辨思维认识和改造世界,同时要摒弃那些自我感觉、梦境以及其他非确然性因素影响的可能性,从而实现对思维着的我不怀疑。
 
  三、“思”与“在”的探讨:对以往哲学体系的彻底颠覆
 
  笛卡尔哲学具有深刻的批判色彩,是对以往哲学体系的反思和颠覆,对于哲学科学的“确然性”内容尤为关注,认为这些基础内容是确保哲学体系建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对于那些带有浓重迷惑性的信念、感性和感觉,则需要进行彻底清理,从而探讨了“思”与“在”的二元关系。笛卡尔哲学从对事物的怀疑出发,强调其理论确然性的基础在于人们的思考内容之中,即所谓的“思”的概念,也就是人们对于自身存在的认识,这种认识使得人们明确所研究的基本对象,从而深入推进对哲学内容的深刻理解。笛卡尔对于“思”与“在”的探讨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思”是人的思想可以最为直接的感觉到当前所进行的客观活动,通过对客观活动的认识证明事物和自我的真实存在,从而再用这种真实存在的事物去认识和改造整个科学世界。二是“在”则是从怀疑精神出发,在不断实践活动中激发对自我的认识,在逐步反思过程中明白自身存在的意义。
 
  笛卡尔对于“思”与“在”的探讨,主要是集中在观念领域、方法论理解方面的认识,体现“思”与“在”的主体明确性和真实性,进而推论出其哲学思想体系的“确然性”。笛卡尔“思”与“在”思想对于西方哲学二元思维的影响,在于引发了后世哲学研究的问题性思考。一是笛卡尔对于“思”与“在”的探讨论证了世界的二元性质,那么这种论证是一种先验性的理论,还是需要进行论证的哲学理论,如果是需要论证的,应该通过何种方式进行论证才能确保其有效性,这都是值得探讨的哲学基础问题。二是笛卡尔所研究的二元世界是真实的二元世界,那么其哲学理论便不仅仅局限于对主体地位的确认和对自我意识的挖掘,更重要的意义在带领人们认识更为真实和丰富的现实世界。
 
  四、二元论特征:形而上学的心物合一
 
  笛卡尔的心物合一理论将心灵与物质对立起来,带有明显二元论特征,在论述中承认人们认识过程中的理性作用及其基本功能,然而在心灵与物质之间保持平衡这一问题上却一直难以自圆其说,这也是其理论研究的缺陷之处。笛卡尔以普遍怀疑为切入点,找到了不可怀疑的第一原则,即“思”与“在”,从而把人的主体意识抬高到整个哲学绝对起点的高度。由此也留下了一定问题值得后世哲学家进行研究,即其所创造的哲学体系所呈现出的形而上学特征如何与理性主义进行统一,即这种二元论特征如何在实践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在笛卡尔之后,许多哲学家为了避免笛卡尔哲学体系中二元论的局限性,而采取各种方法进行研究,从而丰富了西方哲学思想的二元思维。马勒伯朗士提出取消自然为独立的实体,宣扬绝对的唯心主义,霍布斯提出取消精神为独立的实体,肯定唯物主义。斯宾诺莎用身心平行论代替笛卡尔的二元論,提出使精神和物质都成为绝对实体上帝或自然的表现,试图从两者统一中解决这一难题。莱布尼茨的思想把神学与唯理论的哲学结合起来,沃尔夫把把唯理论推向了形而上学独断论的深渊。最终以实践论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真正解决了这一问题。
 
  作者简介:赵景天(1996.10.3)、男、汉族、四川南充、武警警官学院学员九大队二十六队。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社会科学毕业论文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