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学创作思维方式毕业论文(共2篇)

  导读:中国文学毕业论文应该如何写作?不管是写作什么样的论文,它都是会有规范的写作方式的,但是对于第一次写作的作者来说,却是不怎么清楚的,本论文分类为文学毕业论文,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几篇中国文学毕业论文范文供大家参考。
 
  第1篇:中国文学创作思维方式探究
 
  摘要:在中国文学作品的创作过程中,文学创作思维方式作为一种特殊的思维存在,直接影响到文学作品的行文方式与内容方向。不同的文学作者因为其兴趣爱好、生活阅历、审美情趣乃至政治倾向不一样,他们在文学创作过程中所采用的创作思维也不一样。本文将首先分析中国文学创作思维的涵义和特点,探索文学创作思维方式的形成,探究中国文学作品水平停滞不前的原因,并为如何突破写作瓶颈提出相应的对策,以帮助相关人员创作出更多文学精品。
 
  关键词:中国文学创作思维方式探究
 
  中国文学创作思维有着特定的情感取向,并直接影响了文学作品的写作方式和内容。文学创作多为作家的有感而发,因此文学作品属于情感的产物。通常作家内心深处的情感为文学创作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在日常生活中,受现实因素影响,作家往往无法将内心深处的情感全部释放和表达,所以就会采用文学创作的方式,将内心情感转化为文字作品。文学创作思维是作家个人思维方式与社会思维方式的综合体现,本文将探究中国文学创作思维方式,以促进更多的人对中国文学作品有着深刻的认识和理解。
 
  一、中国文学创作思维的涵义和特点
 
  文学思维是一种思维劳动,因而具有特殊性和复杂性的特点。文学思维除了有着其他劳动所具备的特点外,又更多的受到作家个人修养的影响,是一种精神劳动。它与作家的经验、情感及习慣意志关系紧密。关于文学创作思维的特点,我们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介绍:
 
  (一)直观性
 
  多数情况下,文学作品是表现人们对日常实际生活中存在的客观事物的直接认识,所以作家的文学创作思维也来源于现实生活,是他们对身边生活直观的认识和直观表达。由此,文学思维具有直观性的特点。这种直观性是人们的大脑思维对客观事物产生直接认识的一种思维活动,运用想象力创造出征服和支配自然力的文学作品。这种思维方式会随着实际生活中自然力的变化而变化。在文学创作中,因为对想象思维的怀疑,很多情况下往往忽视文学创作思维,并没有对其在文学创作中的重要性加以重视,从而无法解决文学创作思维存在的问题,不利于其发展。在梳理文学作品和文学创造思维中,作家进行文学创作多是从自己的思维出发,是自己视觉所看到的客观世界,在文学创作中,作者对客观事物的独特感受也影响了文学创作思维的直观性。
 
  (二)连续性
 
  文学创作思维的连续性,是指在文学创作过程中作家思维的连续性。这种思维连续性简单来说,就是作家创作时大脑中由此及彼、一连串客观事物不断活跃的过程。文学创作思维一直备受中外文艺理论家、作家、艺术家的关注和重视,在对一些文学基本特征和发展规律的研究中,对文学思维方式的论述有着十分丰富的研究资料。文学思维方式特点鲜明,与经济学、社会学、哲学有着本质的区别。在古代论文体系中,思维之“思”的概念,单是字面意义就有着数十种的说法。为了准确地学习和认识文学思维,我们通过研究分析发现,文学作品中的文情语义中,文学思维不仅互相补充,而且具有历史的连续性和紧密的关联性,从而在不断的发展中形成思维体系庞大的中国文学。
 
  (三)概括性
 
  文学创作思维的概括性,是作家在观察和体验生活之后,通过分析比较、综合抽象等方式,将客观事物的个别性归纳到一般性,也就是说将感性认知上升到理性的认知。文学作品的创作直接体现作家的概括性思维,这也是文学创作思维的又一个特性。例如四大名著中的《红楼梦》,就是作者曹雪芹对贾、王、史、薛四大家族关系的思考与概括。文学思维是创作主题在文学创作过程中心理活动的表现,具有独特的特点。文学创作既是对真善美的赞美,也是对假丑恶的揭露和鞭笞。在学习实践中,既要指导学生学以致用,还要让学生学习会撰写文学评论,培养学生思维能力和辩证思维能力,只有将思维运用文字表述,才能实现思维的系统化。
 
  二、中国文学创作思维方式的形成
 
  中国文学对文学创作思维的研究已进入学术层面的深度思考。文学创作思维是文学创作和文学研究过程的核心。首先,文学作为作家有感而发的情感产物,这种情感内容随着文学创作而形成,是形象思维与抽象思维的结合。其次,文学创作过程中,作家将大脑中想到的思维记录下来,遵循语言逻辑和情感逻辑构思形象、迹化形象和解读形象,使文学作品缘起于情感又归宿于情感。最后,文学作品完成后呈现给读者,读者在阅读活动中对文学作品的情感结构进行解读。
 
  三、中国文学作品水平停滞不前的现状
 
  通过当前中国现当代文学作品的出版现状来看,绝大多数作品在创作后基于商业利润的考量无法呈现在读者面前。其实导致中国文学作品水平停滞不前的原因,与创作主体的主观因素有着紧密的关联。
 
  (一)對现实生活缺乏体验和反思
 
  文学作品与其他艺术作品一样,都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在中国,一些成功的文学作品的创作灵感多来源于作家自己在现实生活中的亲身经历,通过深入细致地观察和思考生活,从而提炼其中所蕴含的哲理意义。例如莫言以自己在高密的实际生活经历,通过提炼与合理的想象创作了《白狗秋千架》,塑造出形象鲜明的人物。但是随着中国文学的不断发展,很多创作者对现实生活缺少体验,更无从说起对生活的反思,文学创作中多是通过天马行空的想象力构建一个虚幻的精神世界,这种文学作品自然无法打动读者,引起共鸣。
 
  (二)缺少扎实的知识文化功底,创作中很容易出现江郎才尽的情况
 
  文学作品的创作离不开作家深厚扎实的文化功底,作家文化功底的高低也直接决定作品的水平。在诸多文学作品中,每个作家的文化底蕴不一样,从而在用词用句中形成了各具特色的语言风格。例如朱自清和冰心的作品清新自然,鲁迅的作品尖锐犀利。但是在当前的中国文学创作中,字词出现错误,成语典故经常张冠李戴,语言逻辑混乱现象层出不穷,而且在创作中很容易出现江郎才尽的尴尬处境。
 
  (三)固步自封,缺少创新意识
 
  文学的繁荣发展,催生诸多文学流派,不同的文学流派在文学创作过程中,对情感的表达、社会现实的态度都有属于各自流派的特点和规律。当文学繁荣发展的高峰期过去以后,每个流派的追随者往往会一直沿袭本流派的创作规律和创作技巧,对其他流派的文化浸透采取防御抵触的策略。这种固步自封、缺乏创新意识的做法,阻碍了文学作品的多样化发展。
 
  四、提升中国文学创作水平的对策
 
  在文学创作中,情感发挥着独特的作用,因而人情是文学创作中作者所无法规避的,是对自己情感有意识的表达。因而文学创作的源动力就是情感,作家只有带着情感创作才能创作出对读者产生深刻影响和引起共鸣的文学作品。但是在当前中国文学创作中,多数作家不再以情感为创作动力,而是以市场为目的。文学作品的文字不再有深厚的文化底蕴,而是充斥着物质观念的浮躁。如何发展中国文学,提高创作质量,我们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提出解决对策。
 
  (一)不断从生活实践中积累素材
 
  文学作品以艺术积累为创作基础,不管是题材的选择还是对意境的表达呈现,都离不开作家本人对现实生活的感受和领悟。从现实生活中,选取、提炼素材,并加以合理的想象,如此呈现出的文学作品让读者有种亲切感。即便作家在创作过程中对生活素材进行变形,读者也会因为贴近自己的生活经历,在阅读过程中发现自己所熟悉生活的影子。遵循这种创作原则呈现的文学作品,不仅使作品更加形象,还接近读者的生活。反之,如果文学创作脱离生活,那么内容就会变得空洞,这种曲高和寡、脱离实际生活的文学作品更无从说起对阅读者有感染力。
 
  (二)培养深厚的文化艺术修养和正确的审美观、艺术观
 
  衡量一部文学作品优劣的标准,也包括其中所持有的政治态度、思想倾向以及价值观念等。因此,文学创作要求作家必须具备较高的艺术修养,有着正确的审美观和艺术观,这也是艺术构思所必须具备的重要因素。文学作品情感的表现形式是感受和体验,读者在阅读中通过感受和体验,如果符合自身的需要,那么就会形成积极的态度和影响,反之就会产生消极的态度和影响。文学作品的灵魂看似是心理,但是与作家的文化素养也脱不开关系。作家在文学创作中,应广泛涉猎各种文学作品,汲取其中的精华,对真善美进行宣扬和传播,对假恶丑进行抵制和鞭笞。只有内化情绪,控制自己的欲求,才能确保创作的文学作品适应社会的需要。
 
  (三)积极借鉴优秀的文学创作思维方式
 
  在文学创作过程中,采用恰当的文学创作思维方式,有助于作家合理安排故事情节的发展,直接反映作品的文学高度。作家通过大脑对客观事物进行直观的文学思维体现,将各种形象串联起来,分析和综合客观事物,由感性认识上升到理性认识。通过对发生事物的有感而发、经过合理逻辑的梳理,创作出一部具有感染力的文学作品。
 
  五、結语
 
  文学创作思维在文学创作过程中具有重要意义,因此改善中国文学环境除了相关机构的大力支持外,还需要创作者坚定以情感为创作的原动力,避免出现以物质和市场为导向的创作。本文通过分析中国文学创作思维的涵义和特点,指出文学创作思维方式的形成,探究中国文学作品水平停滞不前的现状,为如何突破写作提出相应的对策,以突破中国文学面临的窘境,促进文化繁荣发展。
 
  (作者简介:何红梅,女,硕士研究生,南宁职业技术学院,副教授,研究方向:中国语言文学教育教学研究)
 
  第2篇:中国文学“走出去”的现状及原因分析
 
  摘要:新中国成立后,经过几十年的不断发展,尤其是经历了改革开放后四十年的腾飞,在政治上,我们是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在经济上,我们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随着政治、经济等领域的提升和发展,中国成为文化大国、强国已是必然趋势。其中,中国文学的发展,尤其是中国文学“走出去”的需求变得越来越迫切。但是,政治、经济的发展并不一定意味着文学与之同步,其中仍存在着诸多问题。
 
  关键词:中国文学走出去现状原因
 
  中国文学在“走出去”的道路上,成绩是十分巨大的。这离不开新中国在世界政治、经济上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也离不开党和国家在政策上的大力扶持,更离不开作家、出版社等文学主体的共同努力。但是,中国文学“走出去”的现状,仍不能令人满意。
 
  比如,1981年推出的“熊猫”译丛、1995年推出的“大中华文库”系列译作、2010年启动的“中国文学海外传播”项目等,均未能取得令人满意的效果。在海外文学市场,以美国为例,中国文学作品只占美国出版的外国文学的5%左右。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欧美文学在国内市场却占有极大份额,像英国作家J·K·罗琳的系列作品《哈利·波特》曾长年占据国内市场畅销丛书的榜首。再从影响力来看,国内读者对像莎士比亚、马尔克斯、米兰·昆德拉这样的作家和《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伊豆的舞女》《了不起的盖茨比》这样的作品如数家珍,但在海外有一定影响力的中国作家则少之又少。
 
  笔者认为,中国文学“走出去”的道路不顺,或者说产生的效果与我们所投入的精力不成正比,原因有以下几点。
 
  第一,从根本上讲,我国由于地理、历史等诸多复杂因素,在文化上有其封闭性,这就给我们的文化、文学“走出去”带来了先天的不足。
 
  自古以来,我们国家就因为地理上的封闭性,很难走出去与世界其他地区的文化进行交流。再加上国内的空间又足够大,也使得人们没有走出去的强烈愿望。而后来的明、清等朝的统治者又实行了“闭关锁国”政策,严禁中国人出国。这些原因都造成了我们的文化与世界不接轨。地理上的封闭,也造成了文字的封闭。文学是文化的载体,文字则是文学的表现形式。由于我们的汉字是表意文字,或者叫表意兼表音的文字,这与用拉丁字母书写的表音文字有着极大的不同,这也为我国文学“走出去”带来了极大不便。文化的封闭性,导致其他国家、地区的人民不能很好地理解我们的文化核心,也就不能很好地理解中国文学所要表达的思想内涵。很多海外读者,尤其是普通读者,因为对中国文化的了解不深,更多地是出于猎奇心态来阅读,但是,这样的猎奇心态过后,由于不能理解其中所表现的人性、价值观等,他们也就慢慢失去了阅读兴趣。文字上的封闭性不仅影响到文学作品的翻译工作,更影响到了日常的生活交流。笔者在欧洲期间,发现许多美国的品牌,无论是商品名,还是品牌宣传语等,都不需要翻译。即使这个国家的母语不是英语,但是,因为都用拉丁字母书写,对于广大的消费者而言并没有太多的不便。而在我国,P&G公司被翻译成宝洁公司,BMW被翻译成宝马等,这些虽然都是成功的商业翻译案例,但是确实为我们在对外交流上造成了不便。比如当外国友人问我P&G的洗发水你觉得怎么样时,我要好久才能反应过来P&G就是宝洁公司。
 
  第二,作家以及其他文学主体“走出去”的意愿不强,动力不足。
 
  我国自古就是一个人口大国,而对于出版业这种十分注重销量的行业,我国人口红利的作用就显得尤为突出了。因此,我们的作家不需要“走出去”,国内市场已经足够满足他们的需求。这个道理对于出版商来说也是一样的。如果作家没有足够的动力“走出去”,那么,他的创作势必会更多针对国内读者,而忽略了海外市场。出版商的关注点在于国内市场,他们也就不会把更多精力放到海外,在海外的宣传推广力度就会小,这对于本来就不占国际话语权的中国文学来说更是一个不利因素。另外,由于没有强烈的“走出去”愿望,也就没有迫切找到好的翻译的需求,没有了好的翻译这一中国文学“走出去”的最重要媒介,还谈何“走出去”呢?
 
  还要提到一点,我们自身语言的封闭性和作家“走出去”动力的不足,也使得我们这些优秀作家在海外推广自己作品的时候,显得力不从心。比如在国内的优秀作家中,掌握英语、法语等外语的屈指可数。我们看很多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他们的祖国远没有我们今天的中国强大,他们自己国内的市场也极为有限,这使得他们有着十分强烈的“走出去”意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满足作家、出版商(尤其是出版商)的利益诉求。强烈的意愿加上前面笔者提到的语言文字上的先天优势,为这些作家、作品的“走出去”铺平了道路,再加上作品本身的优秀,能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也是水到渠成的事了。
 
  第三,中国文学“走出去”缺乏好的翻译,尤其是国内优秀翻译人才匮乏,这也是笔者认为最为重要的一点。
 
  由于前面提到的中国文化与汉字的封闭性问题,那么如何更好地向外传播中国文学,如何将与读者文化背景极为不同的另一种异域文化以读者能够理解并且感兴趣的方式传递给读者,译者在这里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一问题也早已被学界所关注,但大多仍是从翻译策略,尤其是以“异化”与“归化”的选择为讨论重点的。
 
  然而,笔者认为,在全球化以前所未有的脚步快速前进的时代背景下,培养跨文化交际型的翻译人才,才是现阶段工作的重中之重。跨文化交际,即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之间的交际。文学的翻译工作,正是跨文化交际的典型体现。因为语言是文化的载体,翻译不仅是语言符号的转化,更是其所承载的文化之间的交流。除了让对方听懂外,更难但是更重要的是让对方能够理解作品所表达的核心文化内涵。这不仅要求译者有较高的文学素养,有过硬的语言功底,更要求译者在语言文字的转换中能够实现两种文化的沟通与协调。但是,目前来看,我国翻译专业的学科课程设置更注重语言基础专业知识和翻译技能的培养和训练,而忽视了文学素养和跨文化交际能力的培养。尤其是对跨文化交际理论的学习,国内甚至少有大学能够找到专业的教师来开设此课程。要么不开设,要么就只能选择有海外经验但是跨文化交际理论知识相对薄弱的教师来担当。理论研究的落后,给翻译人才的培养造成了阻碍。所以我们自己培养出的译者,多数在语言功力上十分了得,却因为不了解自己国家的文化内涵,不了解译入语国家的文化,更不了解跨文化交际,不知道如何进行不同文化的沟通,最后译出的作品往往不能在海外市场取得成功。在这点上,反倒是“东方不亮西方亮”,海外的“汉学家”们为中国文学“走出去”做出了不能忽视的贡献。比如美国的翻译家葛浩文(HowardGoldblatt)、瑞典的翻译家陈安娜,他们在莫言作品向外传播的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连莫言自己都承认,如果没有这些优秀的海外“汉学家”将他的作品翻译并出版,凭他自己是拿不到诺贝尔文学奖的。
 
  再有一点,笔者认为,除了培养具有跨文化交际能力的译者外,我们现在还需要具有较高文学素养,同时又具有跨文化交际能力以及一定商业头脑的职业国际经纪人。
 
  什么是职业国际经济人呢?它的作用又是什么呢?简单来说,这样的经纪人,具有一定的文学素养,对文学创作有足够的了解,能够较好地分析一部作品,又对作家有所了解。然后,他可以运用自己过硬的跨文化交际能力,选择合适的译者来帮助作品在海外推广,联系優秀的出版商,甚至对作家的创作提供一定的基于跨文化交际方面的帮助。最后还要通过自己在商业方面的头脑,把握市场脉搏,为作品在海外推广时的宣传出谋划策,帮助中国文学“走出去”。但可惜的是,这一职业在国内还很不成熟。
 
  总之,中国文学“走出去”的道路仍很漫长,只有我们共同努力,才能帮助中国文学“走出去”甚至于“走进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学毕业论文文章感兴趣: